殘丐兵團新春襲港

 

農曆新年前後,是內地丐幫來港搵食的高峰期。近年丐幫更以殘丐為主,他們利用肢體的殘缺,博取同情心,藉此令港人慷慨解囊。本報直擊由近十名肢體有不同程度傷殘的乞丐所組成殘丐兵團,將油麻地一間賓館闢作殘丐大本營,殘丐每日川流不息游走於賓館及鬧市之間,以賓館作為落腳地及休息室,遇上警察驅趕時,即躲進賓館「中場休息」,更在賓館內分錢,善用留港有限時間,榨盡港人每一分的同情心。

每逢大節日,本港鬧市都會被行乞黨所佔據,除部分以老弱博取同情心外,近年更換上一批殘丐,活躍於油尖旺、銅鑼灣、灣仔等一帶行乞,本報追蹤到一批在油麻地搵食的殘丐兵團,他們以賓館為大本營,以集團式經營,實行有錢齊齊搵。

該批為數近十名的殘丐,身體有不同程度的殘缺,部分為腿部截肢,有人需坐輪椅,有人是侏儒。他們每日流竄於區內大街小路,因傷殘嚴重惹人可憐,不少途人紛紛解囊施以援手。

鬧市與警玩捉迷藏

記者於新年前後多日進行觀察,發現他們收入甚豐,以其中一個下午為例,一名殘丐於短短一小時內已經有百多元收入,估計其每日收入可能逾千元。而當殘丐遇上警察驅趕,他們會即時轉換地方,與警察大玩貓捉老鼠,當避無可避時,他們便會走進位於彌敦道與佐敦道交界一間賓館內中途休息,待警察散去再次出動。

被用作休息室的賓館明顯與一般招待內地客的平價賓館大有分別,賓館內只劃出兩個房間,大廳卻擺放了多張大床及梳化床,只見坐在床上部分人正是早前在街上行乞的殘丐,他們以普通話聊天;另外大廳上亦疊起多張床褥,相信是晚上用作打地鋪之用。

坐於大門一名中年女子甫見記者,已顯得十分警戒,即時查問身份,記者訛稱要租房,該女士一邊回答記者查問,一邊忙於點算手上的一疊紙幣,不過,最搶眼的還是她前面的枱面,放有數個筲箕及膠盆,將大批硬幣分門別類,而另一邊亦有兩名男子將硬幣分成一戙戙,相信是方便計數。

另一日記者再到賓館視察,亦發現在賓館後樓梯有三名坐輪椅的男子正在玩啤牌,期間有人則將大堆硬幣倒入膠袋中,然後走到樓下報紙檔將散紙換上紙幣。記者於大廈外觀察一整天,發現已有近十名殘丐出入大廈,可見該批殘乞並非一段散兵游勇,而是甚具規模的集團式運作。

據悉,過往亦有不少行乞集團以包食宿方式組織及安排乞丐來港搵食,除了老弱傷殘外,還有一些賣藝的乞丐,為保持其「新鮮感」,集團會約一星期至十日左右換一批新血,至於行乞所得利益,就按日薪甚至拆帳形式攤分。

賓館有錢收就得

對於有殘丐居於賓館,賓館的負責人郭小姐回應說:「間間賓館都唔租畀佢哋,得我租畀佢哋,佢哋咪走晒過嚟囉。」郭否認知悉對方來港行乞,「有錢交租咪得囉,我唔知呢啲嘢!」

「依家好多乞丐嚟行乞期間都會租住平價劏房,佢哋搞到大廈環境好污糟,居民都好困擾。」油尖旺區議員許德亮表示,經常接獲居民投訴乞丐行乞時使用擴音器,發出噪音令他們飽受滋擾。另外,亦有小孩被毀容的乞丐嚇怕,乞丐問題早令區內居民不勝其煩。
通街殘丐港形象受損

根據警方數字顯示,去年全港因行乞而被捕數字共有一百零六宗,較對上一年九十一宗增加了十五宗;至於被檢控人數則由一一年的五十八宗,較一○年六十六宗減少。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表示,鬧市出現滿街身體殘缺的乞丐,無疑對本港形象有損,亦可能令旅客對香港有負面印象,認為警方應加強執法。

董耀中強調,港府對低下階層的照顧,已經設置一定的安全網,真正需要行乞的人士絕對不會多。雖然大部分乞丐來自內地,惟在旅客眼中,並不清楚乞丐來自何方,只會以為是港人的實際境況,對作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,形象明顯有損,他認為,內地人來港行乞已經屬違法行為,當局應加強執法,除警方積極採取行動外,當局亦應在入境層面入手,加強截查。
南亞籌款黨攻陷淺水灣

除了殘丐利用港人善心搵食外,南亞裔人士組成的「籌款黨」近日也有蔓延之勢,活動範圍由以往的灣仔金紫荊廣場,走到尖沙咀星光大道,甚至進一步到淺水灣。

早前記者於淺水灣便目擊六名南亞裔籌款黨,以軟硬兼施手法要求旅客捐錢。該批南亞裔人士以三人一組,在淺水灣海灘一帶徘徊,每當有接載旅客的旅遊巴駛至,他們即尋找目標,據觀察所見,他們全部以男士為目標,估計是擔心其健碩身形嚇怕女士,或女性較敏感和小心。事實上,不少男士都表現得較為疏爽,一般都會給予捐款。

另籌款黨由以往拿着一本簿改為彌勒佛的照片,以英語及簡單普通話,又或打手勢示意家中有妻兒要撫養,博取同情,示意旅客捐錢,雖然外籍旅客同樣是其目標,但大多無功而還。


Comments (0)

填寫感想
* 名字:
* 電郵:
(不會公開顯示)
回覆通知:
批准通知:
Website:
* 驗證碼:
Security Image 更新驗證碼
輸入圖片中的數字和英文字母:
* 訊息: